返回

奇门圣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续命丹(第1/1页)

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目录


搜索,用户注册与阅读记录,书架等功能重新开放

百度搜索新暖才文学网,即可找到我们,网址为拼音缩写https://www.xncwxw3.com
(前面加https,http可能无法访问),
即将改版,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首页-分类-其他小说"

新暖才文学网网址找回安卓APP,防止网址丢失!

    目睹云风身上的奇异现象,陆放鹤用尽平生手段试着引导,希望能帮助云风引雷归经,却怎么也做不到,仿佛这股雷电是云风与生俱来的东西:“奇哉怪哉!罢了,先救人再说。”

    云少阳夫妻听得陆放鹤如此说,脸色愈加苍白,满眼都是紧张之色,连陆丹师都无法解开的谜,他们就在陆放鹤身边的陆红尘,心中冒出强烈的好奇,也伸手探向云风的丹田,手刚一触及云风的皮肤,没想到竟是被那雷电之力“嗞”的一声弹开,连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掌竟然红了一片,顷刻便冒出一串水泡。

    陆红尘痛得呲牙咧嘴,紧皱的秀眉下,一双挑眼满是嫌弃之色,这废物要死了还这么烦人?

    细心的宋紫烟立即伸手将陆红尘扶起,不免关怀了一句:“摔着哪里没有?”

    “哼!”陆红尘一摔手让过宋紫烟,心里极为不爽。

    陆放鹤瞪了陆红尘一眼,把陆红尘拉向一边,又沉吟片刻道:“这样吧!我先用续命丹把云少主的命保住,再想法炼制接脉丹接续筋脉,培补元灵,以后再想法重塑丹田。”

    “不过,这接脉丹中所需的七叶元筋花和九节益脉草却是难得,平沙化外坊尚无此二灵药,我可以委托雷川州府的化外坊帮忙寻找,而云家主也需多方打听,若十日之内能够找到这两味灵药,为云少主续筋接脉便不是问题。”

    “过了十日,筋脉萎缩,我也无能为力!至于以后有无机会寻得良医,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言罢,陆放鹤取出一个珍贵的蓝灵玉瓶揭开瓶盖,便有一股浓烈的丹香溢放出来,仅从丹香即可断定,此丹绝非凡品。

    陆红尘不满地甩了甩红肿的手掌,眉头皱成川字:“爷爷,这么稀有的丹药给一个废物使用,是不是有点浪费?”

    “尘儿,说的什么话?”陆放鹤厉声喝斥道。

    “医者仁心,见死必救,何况这是云少主。看来是爷爷惯坏你了!爷爷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插嘴,以后说话可要小心了,爷爷不希望再有下次!”陆放鹤板着一张老脸,毫不客气地训斥了陆红尘几句。

    挨了训斥的陆红尘瘪着嘴冷哼一声,一跺脚气鼓鼓地扭头走到一边,看着窗外的暴雨生闷气。

    “见笑了!”陆放鹤老脸有些放不下,又奈何不得自己这个刁蛮小气的孙女,只得讪笑几声,然后倾出一粒晶莹剔透的碧绿丹丸送入云风口中,并轻轻打入一股灵气帮助云风炼化吸收,又用奇怪的指法,顺着云风的经脉不断点击,以助药力运化到全身。

    片刻,生死不知的云风竟然微微动了一下,身体上游走的雷电波动似有加大之象。

    风儿有救了!

    见多识广的云少阳睁大了眼睛,连连在心底赞叹,不愧是平沙城的丹医圣手!仅那上品的六品续命丹的就价值连城,定然不会少于五百万极品赤灵玉!若是放到整个平沙城乃至雷川州也是极其罕见,怕是卖到一个亿的极品赤灵玉也要被多少修炼之人抢得头破血流,毕竟救命的丹药极其难寻。

    所以,陆红尘的小气,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灵玉是玄龙大陆修炼者用来补充灵气的一种自然资源,因而也作为流行的通用货币。按颜色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等级,赤色一般,是最常见的货币。紫色最好,也最罕见。而每种颜色的灵玉又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四个品级,可以互相兑换。等级和品级的划分,主要是缘于灵玉中所蕴含的灵气纯度,灵气纯度越高,则价值就越高。而了起来,紧张地问道:“大哥,风儿如何了?”

    望着花千丛和云少东等人,云少阳充满杀气的眼中渐渐有了一丝暖色。目光扫过兀自流泪的花蝶衣和搂着花蝶衣手臂的甄玉阁,云少阳不免轻叹一声道:“谢过千丛兄关心!陆丹师已给风儿用了续命丹,暂时无碍。”言罢,又转头来对陈启帆说道:“此事我已经知道大概,在此谢过启帆兄能够及时挽救风儿并将风儿送回云家。”

    神相境三重大成的陈启帆惭愧地拱了拱手,不无遗憾地道:“这次事件我们学院也有责任,学院已着手拟定处罚曹现的决定。甄院长已经发话,云家若有什么要求,尽可提出,学院自当配合。对吧,玉阁?”

    年仅十二岁,却已是通脉境八重颠峰,且身材特别高挑婀娜的甄玉阁,一头青丝挽成肖髻,瀑布般泻在肩头。美目含烟,樱唇绯红,高贵的气质虽还有点青涩,却散发着少女特有的芳香。除了嘴角那颗痣外,一双大长腿也是特别引人注目。

    作为甄院长百般疼爱的孙女,当然有着一定的发言权。甄玉阁凝重地点点头肯定道:“是的,爷爷是这样说的。若不是爷爷有事走不开,他必定会亲自登门道歉。”

    云少阳摆摆手道:“算了,我知道学院的规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相信也不是你们所愿看到的。有些事,我知道你们也很无奈,我不会责怪你们。况且,若不是启帆兄及时施救,风儿怕也撑不到现在。”

    “哪里哪里,真是惭愧得紧。”陈启帆脸色红了红,感觉很不好意思,毕竟是曹现挑事在先,又未与云风签订生死文书,便将云风置于死地,虽然学院作了一些亡羊补牢之事,但对于生命垂危的云风来说,显然于事无补。

    陈启帆觉得长时间逗留在这里已没什么必要,便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先走一步,若需要我们帮忙,云家主尽管吩咐便是。”言罢,便在大长老的引领下,带着朱、刘二位教习和甄玉阁离开云家。

    甄玉阁面带依依不舍之情,悄悄地望了望听雨轩的方向,在心中轻叹一声,然后拍了拍花蝶衣的肩头,还想说点什么,终是未能说出口,只得红着眼睛跟随陈主任等人默默离去。

    出得云家府邸大门,早有云家人牵着火烈龙马车候在门外。

    望着瓢泼似的暴雨,陈启帆仰天一叹道:“唉,真是多事这秋!平沙城再也不会有清静的日子了!”

    送走陈启帆等人后,云少阳立即将花千丛父女和云家实力人物召进密室,并吩咐议事厅里的其他人待大长老回来之后也进密室商议。

    “风儿此次受伤事有蹊跷。”进了密室,云少阳在详细询问了花蝶衣事情的经过后,说出了令人惊疑的第一句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