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殡仪馆和尸体打交道的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战(第1/1页)

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目录


搜索,用户注册与阅读记录,书架等功能重新开放

百度搜索新暖才文学网,即可找到我们,网址为拼音缩写https://www.xncwxw3.com
(前面加https,http可能无法访问),
即将改版,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首页-分类-其他小说"

新暖才文学网网址找回安卓APP,防止网址丢失!

    吐蕃这一天热闹了起来,宋一根站在法坛上,看着一个又一个前来助阵的人,他很激动。

    再也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天灾鬼神吐蕃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微微一笑,“该来的也都来的差不多了,该我方登场了吧!”

    他的话还没落地,走阴面风起云涌,一名穿着官服的男子脸色威严的从远方走来。

    “泰山府君前来助阵,牛头马面归位。”

    宋一根万万也没有想到传说中的传说人物登场了,携带滚滚的杀气而来,怒目金刚相。

    柴青山冷哼一声,“有我儒家在的一天,你泰山府君就别想给我出来装逼。”

    “柴青山,你得死。”

    泰山府君话不多,但杀气重。

    “不二法门寺洪洗象,携杀生之力前来助阵,哪个在猖狂,谁在大放厥词。”

    洪洗象很高大,一双熊眼怒瞪着泰山府君,压的牛头马面差点跪地不起。

    “九华山地藏王菩萨座下阎罗天子前来助阵。”

    宋一根倒吸一口冷气,看着青面獠牙的阎罗天子,身穿官服,手握铁勾子,直呼我的老天爷啊!

    “放肆!”

    遥远的天边传来怒喝的声音,一人穿着茅山道服,一身正气,乘无数符咒而来。

    “茅山,富大龙。”

    他的出现让阎罗天子浑身直打哆嗦,恨不得马上离开。

    富大龙一身正气,据茅山日志记载,这位主早以不过问红尘,没想到今天也出现了。

    他冷冷的看着阎罗天子,“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然今天让你走来无回。”

    “放肆!”泰山府君怒喝,“尔等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吾之走阴面,今日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都得死。”

    宋一根的表情渐渐没有了喜怒哀乐,只有无尽的冰冷,眼神变成了金黄色,后土皇地祇穴道勾画图不请自来的飘在了空中。

    起词朗诵:

    “吾宋一根今日以法坛借九州八荒沧海桑田之力,上诉银河星斗意识,下诉大地意识,聚无穷无量杀伐之力清除邪魔。”

    “吾宋一根今日得杨家将英雄豪杰助阵,借杨家好男儿战场杀伐之力,上诉杨家列祖列宗,下诉杨家遗孤列女。”

    “吾宋一根今日得阴山教吾平平携打神鞭、赶尸教蔺相如携打尸鞭、兰花门白葵菊携美人图、神调门甄姬携洛神图、诗诗携尸字、阎胖子携碎骨锤、黄河脉侯小强携镇尸玉玺,借杀神临时。”

    法坛无限的再拔高,直入白云之巅,誓要于天争高。

    “阴山教吾平平自愿入宋一根肉身助阵。”

    “赶尸蔺相如自当如此。”

    “黄河捞尸自当如此。”

    “东郊胖子自当如此。”

    白葵菊看了眼甄姬,“咱们就不要入住身体了,咱们就以神图披身加持,你看怎么样?”

    “真理属于甄姬,冲啊!”

    白葵菊以美人图为披风,自身入住美人图,披在了宋一根身上。

    甄姬化为天女,以十二天魔舞为宋一根助阵。

    诗诗抓了抓头,瞬间变成一股红色的气流,“诗诗以万字霸者尸字为哥哥护神,尸字旋转,护哥哥肉身永恒不死。”

    泰山府君脸色一冷,伸出手掌照着法坛一巴掌就是打了过去,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杀气。

    “放肆!”

    富大龙以满天符咒破除了泰山府君的巨大手掌,“尔等杂碎既然想战,那劳资就奉陪到底。”

    他直接朝着泰山府君横推了过去,满天的符咒变成十八般武器杀气腾腾的杀了过去。

    天灾鬼神开封也找上了儒家的柴青山,废话没有,直接手底下见真章,出手就是法相千米。

    柴青山以肉身推了过去,儒家的寺庙映照身后,无数个儒家子弟的讨论声不绝于耳。

    两人直接是打出了真火,一个儒家寺庙直接镇压,一个是千米的法相镇压想直接给拍死。

    洪洗象没有废话,一把抓死了天灾鬼神吐蕃的十八罗汉,冷笑着看着鬼神吐蕃,横推了过去。

    他们都是祖宗境的高手,也就是天灾鬼神的境界,根本就是懒得施展法力,直接就是物理攻击。

    余地龙对战龙女,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他的拳头上还带着天灾怒风,打的龙女节节败退。

    转经寺阿修罗浑身暴涨,对上了监牢地神,真正的怒目金刚,怒气值随时随地都在攀升着。

    站在法坛上的宋一根,看着这样的大乱斗,眼神毫无变化,冷静的看着这一切。

    “九州八荒沧海桑田,此时不来还待何时。”

    现实世界刮起了一阵微风,从海的一边吹到海的另一边,随后风突然的消失不见了。

    就在这时,宋一根察觉心口好像被人用针狠狠的刺了一下,立即感应阴神,发现识海中出现一副扎小人的法坛。

    他怒了,睁开眼睛,“区区出马仙也敢放肆,扎小人之法只是从禁架术分离出的小道,尔关键时刻居然敢下阴手,找死。”

    宋一根沟通禁架术,遥望出马仙的法坛位置,沟通丹田之力,偷天换日一把破掉了出马仙的法坛。

    如果不是具体过于遥远,又是在走阴界,宋一根无法把阴神投放到出马仙身边,他早就一把捏死了出马仙。

    法坛涌现伟力,直入宋一根的身体而去,撑的他拔高三米,皮肤也被撑破,浑身流血。

    这是九州八荒之力,后续的还有杨家将的战场杀伐之力,以及杀神之力。

    阎罗天子这是偷偷的跑到了法坛的边缘,显示出法身,狰狞的面貌举起拳头砸向了法坛。

    宋一根冷眼看着,一把抓住阎罗天子的手掌,狠狠的一扯,直接扯断了手臂。

    “找死的只有你一个吗?”

    宋一根走出法坛,伸出右手按住阎罗天子,“你知道什么叫来自九州八荒的力量吗?”

    一只手就压的阎罗天子毫无任何的反抗之力。

    不是宋一根有多强,而是阎罗天子对抗的是九州八荒,这就有点像是蚂蚁试图咬死威严的天龙一般的可笑。

    “禁架!”

    宋一根沟通禁架术,直接把阎罗天子塞进了木雕里面,本以为这样就完事了。

    但没有想到木雕直接炸成了无数的碎片。

    “小子,我看你这股九州八荒之力能坚持多久,不要被我抓到机会,不然活撕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