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江户旅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毛利家内又有事(第1/1页)

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目录


搜索,用户注册与阅读记录,书架等功能重新开放

百度搜索新暖才文学网,即可找到我们,网址为拼音缩写http://www.xncwxw3.com,即将改版,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首页-分类-其他小说"

    赶紧掏出小本本,忠右卫门要把萩藩的这个事情给记清楚了。现在所谓的攘夷志士当然还不存在,但是社团分子却已经渐渐兴起,而且以后咱们还可能是他们的目标。

    最好的解决办法绝对不是什么勤练武艺!

    柯尔特左轮手枪发明了没有?

    要是发明了,正好去长崎订货,先买它三五支的。自己左右手各拿一支,然后天野八郎和寺泽新太郎也拿一支。最好再给佐久间象山也拿一支,免得将来他被人袭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刀害了性命。

    按照忠右卫门的记忆,柯尔特左轮手枪在美墨战争中似乎大放光彩,使得柯尔特赚的盆满钵满,一直到后世都是大武器公司。而美墨战争的导火索不就是兼并德克萨斯嘛,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德克萨斯估计已经并入美国了。

    那么柯尔特左轮手枪一定已经发明,并且改进到能够被军队大规模使用的程度了。不然怎么可能被美军大量采购呢。

    一念至此,忠右卫门又在小本本上写了一笔,去往长崎之后寻找武器商人,向荷兰方面订购柯尔特左轮手枪,或者是他的仿制品。

    吉田松阴看忠右卫门在小本本上面写写画画,反正忠右卫门也不防着他,便大大方方的瞧了一眼。防范社团流氓分子,这点吉田松阴直接略过。对于柯尔特左轮手枪几个汉字,吉田松阴却一时间没有弄明白。

    因为等手枪传入日本之后,日本人给他起的名字是“拳铳”。虽然手枪也很形象,但是对于没有接触过的人,一时间还真弄不明白。

    遑论什么柯尔特,什么左轮了,这都是些什么鬼……

    “这个柯尔特左轮手枪是何物?为何还要向荷兰商人专门订购?”两个人关系好,有事都是直接问的。

    “就是能够单手直接使用的小型火铳,一次装填,可以开火六次,只是打的不远。”忠右卫门记得左轮手枪最大的好处其实是可以完美处理哑弹。

    其他的枪要是有哑弹,那都是很麻烦的事情,唯有左轮手枪,哑弹就哑弹,直接按动扳机换下一发就是了。忠右卫门买左轮不是为了打仗,只是为了避免那种突然袭击。那么稳定性强,方便连续开火的左轮,就是最佳选择了。

    管你是什么“人斩”,我先右手一梭子,不死再左手一梭子,你就是大罗金仙吃了近距离十二发,也只有身陨道消这一条路。

    “是为了防身嘛?藩内在江户多有相熟的道馆,我可以代为引见,许多都是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的分支呢。”吉田松阴摇了摇头,表示你还是别用火枪了。

    他见过最先进的火枪就是戈贝司火铳,前装滑膛枪,等你装填完,保不齐那些社团人的刀已经把你砍死好几回了。所以吉田松阴推荐忠右卫门去学习武艺,那真是出于朋友间的义气,好生劝说,没有别的意思。

    “天真正传香取神道流?”忠右卫门笑了笑,刚准备拒绝,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感觉有个流派似乎很耳熟。

    “是啊,这可是数百年前的剑圣爱洲移香斋相传的大流派,如今支派众多,连将军様的剑术指南柳生新阴流,也和他颇有渊源。”吉田松阴到是也练过几天剑,但是他主要的心思还是在学习文化上面,所以剑术很一般。

    “那天然理心流你听说过嘛?”

    哈哈哈哈哈,忠右卫门想的就是这个。因为穿越来之前,日本有许多动漫里面都讲过这个天然理心流乃是流传久远的著名流派,未来的新选组,许多成员都是出自这一派。

    若是现在去学习了,以忠右卫门的年纪和身份来看,估计可以直接做天然理心流大师兄。到时候一帮新选组都是自己师弟们的徒弟,那画面美的很。

    “天然理心流?这我到没有听说过,不过可以帮你去打听一番。”吉田松阴摇了摇头,人力有时穷,他不知道也很正常。

    “无妨,我就是这么一问。”

    又提起笔,忠右卫门把“天然理心流”五个字写在了小本本上面。然后在下面标注了可以去拜师学艺,混个名分。

    两个人边走边聊,没多久也就到家了。吉田松阴把碗递给他母亲,便同忠右卫门坐回屋内。两个人一般是讨论国内外的情势,但是在看了海国图志之后,现在吉田松阴的所有空闲都拿来抄书了。

    吸引力就是这么大,吉田松阴刚看了一眼就爱不释手。如果物主不是忠右卫门的话,吉田松阴可能就要夺人所爱了。哪怕是逼着,也要买下来啊。眼下既然是忠右卫门的,那就只能自己手绘抄写了。

    唯一令吉田松阴遗憾的就是他没学过画图,描摹海国图志上面的大量地图时,十分的艰难,只能向用极薄的宣纸临摹,然后再誊到书册之中。

    不过吉田松阴本事大,一面抄书,一面还可以就书上的内容向忠右卫门发问,一心二用,实在了得。忠右卫门自然有问必答,小老弟问话能不答嘛。

    照例两个人在屋中聊天,火盆里生着炭火,上面的小铁架上,还烘着两块年糕。前不久不是还一大家子打年糕嘛,除了新年煮红豆年糕汤喝,烤年糕也是一种吃法。

    拿着筷子,盯着已经表面焦黄的年糕,忠右卫门取过一个碟子,准备把年糕夹出来。

    “好香呀,是年糕!”嗐,这年糕才烤好,皮孩桂小五郎就跑了进来。

    这小孩就把吉田家当自己家,进进出出一点儿都不陌生,就差把自己当吉田家的儿子咯。

    “你倒是来的巧,吃吧。”忠右卫门取了一片海苔,把年糕包住,递给桂小五郎。

    桂小五郎双手捧着,许是觉得烫,在手里左右来回拨了好一会子。

    “对了对了,村田织部刚刚颁布了新令。”桂小五郎一边吃着年糕,一边含混的说着。

    “什么令?”正在抄书的吉田松阴停下了笔。

    “济士法!所有藩内武士的债务,现在均由藩中偿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