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形依旧枕寒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山形依旧枕寒流】(49)(第1/2页)

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目录


搜索,用户注册与阅读记录,书架等功能重新开放

百度搜索新暖才文学网,即可找到我们,网址为拼音缩写http://www.xncwxw3.com,即将改版,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首页-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劉伶醉

    字数:4569

    2020/05/03

    第四十九章 融融

    唐曼青和凌白冰进屋的时候,李思平正带着小妹思思玩积木,两个人在宽大

    的客厅里摆了一地的积木,思思照着自己的想法,搭起了一个好大的「城堡」,

    玩的不亦乐乎。

    李思平正百无聊赖,电视不能看,他拿着一本快被翻烂了的故事会,无

    聊的看着后面的小广告。

    看见母亲回来,思思一下子跳起来,冲到妈妈的怀里,兴奋的拉着妈妈来看

    自己的杰作。

    李思平看到凌白冰也来了,惊喜的站起身说道:「凌老师,你回来了!」

    凌白冰温婉的冲他笑了笑,任他接过自己手上拎着的青菜,轻声嗔道:「都

    毕业了,还叫老师!」

    「那叫什么呀?」李思平有些挠头,不过也没当回事儿,看继母在和思思说

    话,没注意这边,便在凌白冰耳边亲了一口,轻声说道:「好姐姐,你真美!」

    她没刻意打扮,只是把回来时穿的那身衣服换下,换上了一条青灰色的雪纺

    长裙,头发披散着,当着唐曼青的面,也没来得及补妆,就那么素面朝天的出来

    了,却不想仍是得到了情郎的赞美。

    凌白冰心知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却还是不争气的开心起来,她给了李思平

    一个可人的微笑,穿上了他摆好的拖鞋,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听着唐曼青说道:

    「思平,你把冰箱里那块面拿出来,再把芹菜摘出来,咱们晚上吃饺子。」

    李思平答应了一声,拎着一袋子青菜和调料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来唐曼

    青和好的面开始做准备。

    「妹子你会做馅儿吗?」得到了凌白冰肯定的回答后,唐曼青充凌白冰眨了

    眨眼睛,大声说道:「那你做馅儿吧!做好了叫我,咱们一起包饺子。」

    凌白冰哪里不知道她这个表情的深意,回了一个「你坏死了」的娇嗔表情,

    弄得唐曼青很是惊讶,心说这小妮子怎么还会对女人撒娇呢?她不以为意,头也

    不回的冲着凌白冰摆摆手,让她快去厨房。

    四室一厅的大户型,厨房和餐厅中间隔着一道推拉门,餐厅和客厅也隔着一

    条过道和隔断,唐曼青和女儿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摆弄积木和玩具,不知是刻意偷

    听还是声音太大,没一会儿就隐约传来了男女之事的靡靡之声。

    「好人……想你……干嘛……你姨……她听!」凌白冰的声音断断续续,但

    也能判断出大致意思,听着欲拒还迎似的,唐曼青心中暗啐了一口,这小浪蹄子,

    刚才还和自己装正经呢,一转头就露出真面目了。

    「门关着呢,没事儿,又不是没见过……」继子的声音却很清晰,明显他没

    有刻意压抑自己。

    「别闹……还得做馅儿呢……」凌白冰的声音也大了一点,但还是有明显压

    抑的感觉,只听她腻声说道:「好弟弟……好哥哥……我也想你……晚上都睡不

    着……」

    「好硬……嗯……我也想它了……」

    「讨厌……咳咳……干嘛……」随即便出来「唔唔唔」的声音,唐曼青的脑

    海中浮现出凌白冰为继子口交的画面,那根粗大的肉棒在凌白冰的樱桃小嘴里进

    出,弄得她娇喘连连,却不知她是像自己那样的跪着为继子口交,还是坐在脚凳

    上吞吐肉棒?

    「来,这样!」是继子的声音,难道他被舔得受不了了,这么快就要插进去

    了?对自己他可不这么好心,哪次不是让自己舔得嘴酸舌软才肯罢休?这么一会

    儿,恐怕凌白冰连深喉都没有吧?这个臭小子!

    唐曼青心里嗔着继子没良心,却更加关注那边的声音了,偏偏女儿思思不停

    的拽着她跟她说话,一会儿问她这个是不是该放在这里,那个怎么放不下,弄得

    她听得不清不楚的。

    女人像猫,天生好奇,唐曼青听着不过瘾,小声告诉女儿自己玩,她去上厕

    所,便蹑手蹑脚的走到转角处,在女儿看不到的位置站住,静听着厨房里的动静。

    「唔……好深……」凌白冰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捂着嘴发出来的,性爱的撞

    击声不停的传出来,如果不是离得近了,还真的听不见。

    两个人的喘息声混合在一起,却又彼此分明,间或传来一声「啪」的声音,

    接着就是凌白冰一声骤然高亢的浪叫,想来是继子打了凌白冰翘挺的屁股一下。

    唐曼青和继子在这个厨房已经做过一次了,当时她正在洗菜,就被继子按在

    水池边上肏了个腰膝酸软,可那天自己的屁股都被他打红了,这会儿打凌白冰,

    隔着挺久才打一下,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唐曼青听着继子和别的女人做爱,明明早上才做过的身体早已燥热起来,她

    轻轻靠在墙壁上,手撩开吊带睡裙,拨开内裤,轻轻爱抚已经湿润的蜜穴和阴蒂,

    开始自慰。

    「坐在这里!」是继子的声音,他喘息着,语气有些急促,带着命令的口吻,

    听起来好性感。

    唐曼青幻想着自己是凌白冰,被继子翻过身子,坐在厨房的操作台上,被继

    子端着双腿,猛烈插入。

    「好儿子……」唐曼青呢喃着,一手隔着睡衣搓揉着丰润的奶子,一手快速

    揉搓敏感的阴蒂。

    「好哥哥……好深……要来了!」一墙之隔的厨房里,传出来凌白冰压抑的

    淫叫和继子越来越剧烈的喘息声。

    「啊……来了!」唐曼青刚进入状态,那边凌白冰就已经发出了高潮的浪叫,

    耳听着继子停了下来,跟继子和自己一起时,不管她高潮与否都要猛烈肏干到射

    精不同,俩人开始卿卿我我的聊天,竟然就那么停下来了!

    唐曼青心里不忿,心说这小子也太区别对待了,可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谁让

    自己在床上浪呢?人家凌白冰会示弱,自己却总是摆出一副「你随便玩、玩坏了

    算我输」的样子,继子不祸害自己祸害谁?

    唐曼青心里暗想,以后可得学学人家凌白冰,没事儿也装装柔弱无骨,可又

    一想,真要这样停下来了,自己可能也会觉得不够爽利吧?

    唐曼青听不下去了,她自己不上不下的也有些难受,女儿还在客厅等着自己,

    便有些懊恼的到卫生间按了冲水,回到客厅又坐了一会儿,感觉身体里的燥热消

    退了一些,这才走到餐厅,隔着餐桌对着厨房说道:「天这么热,你俩再这么关

    门下去,这饺子怕是吃不上了吧?」

    厨房的门被拉开,凌白冰红着脸走出来,脸上还带着高潮的余韵,她瞥了一

    眼唐曼青,心说你就装吧,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李思平坐在脚凳上摘着芹菜,胯间的隆起还没消退下去,显然是还没射精,

    待凌白冰进了洗手间,唐曼青才过去,用光滑的小腿蹭了蹭继子的膝盖,低声道

    :「怎么这么不中用呢?做到半路就停了?」

    李思平像是被揭穿了谎言的孩子,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有些忸怩的说

    道:「她坐了一天车,怕她太累了……」

    「你个没良心的,弄姨的时候就往死里弄,到她这里你反而怜香惜玉了,有

    你这样的吗?」唐曼青笑骂着拧了一把继子的耳朵,一脸的娇嗔:「你就觉得姨

    好欺负是吧?」

    「呀……疼!」李思平仰着头,一脸贱笑的说道:「我哪儿舍得欺负您呢?

    您不是就好这口么?我对您的怜香惜玉是在心里的,别……别拧了!」

    「哼,算你识相!」唐曼青松开他,推了他一把,说道:「去去去!快去陪

    思思吧!照你俩这个做法,这饺子明天早上都吃不到嘴!」

    李思平一根芹菜都没摘利索呢,闻言赶忙让出位置,这会儿也想明白了,继

    母是给他和凌白冰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于是趁着起身的机会,在继母的脸蛋上

    亲了一口,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好妈妈,晚上儿子好好欺负欺负您!」

    「臭小子!」唐曼青低着头,眼光扫了一眼客厅,怕被女儿看到,见思思背

    对着这边正玩得不亦乐乎,才放下心来,拧了继子的腰一把,边推他出去边低声

    道:「看晚上我俩不榨干你,让你得瑟!」

    李思平听着继母的话,开心得险些蹦起来,难得的那么几次双飞都带给自己

    无法忘怀的体验,眼看着正渐入佳境,继母和老师也有了互动,但是这段时间因

    为搬家和买房子这些琐事,大家都没什么闲情逸致,好不容易安顿好了,凌白冰

    还回了老家,一直没有机会再偿所愿,今天既然有继母点头,这事儿可就成了一

    半。

    他喜笑颜开的从厨房出来,正看到洗了手、漱了口出来的凌白冰,便走过去,

    把她拉在一边,悄声说道:「刚才青姨同意了,晚上咱们一起睡,你看怎么样?」

    凌白冰白了他一眼,心说你莫不是个傻子,看李思平没反应过来,这才无奈

    的说道:「这么晚了我跟着来,为的什么还用别人说出来?你平常看着挺精明的,

    怎么这会儿这么傻?」

    「噢!」李思平恍然大悟,心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要是没这个心思,凌白

    冰大晚上的来干嘛?可转念一想,两边离得这么近,她来吃口饭再回去睡觉,也

    说得过去啊!

    李思平有一丝委屈,不过想到晚上大被同眠的「性福」,他很快释然,亲了

    美人儿老师一口,到客厅去陪妹妹玩游戏了。

    凌白冰进了厨房,唐曼青已经摘好了芹菜,正放在水盆里清洗。看她进来,

    唐曼青扫了一眼客厅,知道继子没跟着来,便悄声道:「怎么这么不经用,才那

    么一会儿就缴械投降了?」

    「姐……」凌白冰还是不适应直接交流男欢女爱的事,羞窘的捶了唐曼青一

    下。

    「哎呦!你还不好意思了!」唐曼青凑到凌白冰耳边,耳语道:「这小子对

    你可比对我温柔多了,就没有过怕我累着的时候,你呀……」

    凌白冰知道下一句就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过唐曼青不说出来,肯定

    也有别的意思,便笑着说:「你羡慕我,我还羡慕你呢!」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唐曼青不以为然,把面盆递给凌白冰,说道:「我

    切菜,你先揉面吧!」

    凌白冰点头,找到面板,一边揉面一边说道:「我羡慕你呀,不管什么事儿,

    好像对你来说都不是事儿,以前我觉得你挺……」

    「挺什么?」唐曼青把焯好的芹菜切成小段,然后拎着两把菜刀飞快的剁了

    起来,发出「当当」的响声。

    「挺……挺市侩的吧?」凌白冰犹豫了一下,还是坦承了自己的想法:「感

    觉你和思平父亲在一起,好像就是为了钱,然后也觉得,你可能也会为了钱,继

    续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那现在呢?」唐曼青也不生气,因为她知道,凌白冰想的不错,自己也许

    就是这样的人。

    「现在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凌白冰说的很郑重。

    「怎么这么说呢?」唐曼青转头看着她,手上的菜刀却没有停,继续维持原

    来的节奏。

    「思平赚了那么多钱,你要是在意的话,肯定会抓得很紧,但你不但没有,

    反而将决定权都交给了他。」凌白冰把面揉好,从中间抠开,弄成一个圆环,搓

    了几下,弄成一根长长的面条。

    「哟,这粗细,可是差不多的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