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所谓伊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所谓伊人】(31-32) (纯爱,母子)(点出主题的章节)(第1/3页)

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目录


搜索,用户注册与阅读记录,书架等功能重新开放

百度搜索新暖才文学网,即可找到我们,网址为拼音缩写http://www.xncwxw3.com,即将改版,更多精彩小说请点击"首页-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轻狂似少年

    字数:10161

    2020/05/03

    31

    紫红色的硕大龟头时不时的在脚底出没,一道淫糜的水迹出现在龟头上在灯

    光下散发着淫乱的光芒,冰凉的高跟鞋鞋底面与挤压着肉棒的公主肉脚合成的临

    时脚穴此刻完全容纳着地毯上少年所有的冲动与欲望,他神情饥渴而疯狂的盯着

    高高在上一脸冷艳的坐在沙发上的美艳公主。

    这个女人因为坐下的原因乳房高悬在他的头顶,乳沟绵延至无限的深渊,原

    本躺在公主锁骨之间的白金钻石吊坠定情信物的项链此刻因为公主时不时的低头

    看着身下一脸享受的少年而随着重力垂下来,那颗1克拉的钻石在少年的上方晃

    动着,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夺目光彩,使得深陷欲望之中的少年目眩神迷,完全沉

    迷在由公主制造的欲望幻境之中。

    公主一脸冷艳的看着被自己的脚穴爽的无法自拔的少年不禁有些许羞赧感,

    顺着少年的目光她看到那颗1克拉的钻石猛然间想起那是自己跟旭哥哥当年的定

    情信物,如今它却更加重了少年的享受感,同时也加深了自己的罪孽感,她不由

    得紧了紧自己的小西装,顺便把那颗纽扣扣上彻底遮掩住了胸前的春色。

    她决定让身下的少年快速射出来,现在经过自己的小脚不懈的努力,少年正

    迅速攀升到欲望的峰顶,她看着少年这幅咬着牙齿死命苦挨着就想多享受一会儿

    脚穴的色情模样不禁心底大羞,一双字母袜包裹着的美腿不由自主的夹了夹,

    这一夹就将少年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他看着自己因为夹腿的空隙而导致的一

    次春光乍泄,终于痴汉一般的笑着说道,「白色的,」

    公主听到这里心下更是羞耻,少年还没射自己反倒兴奋了起来,下身的内裤

    早已经被汩汩流出的淫汁浸湿了,她害怕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要忍不住向这个男

    孩求欢,那是现在的她无法允许的。她还没想过出轨这件事情,但是逐渐开始发

    热的身体,弥漫周身的电流,还有一股带着腥气的骚香都提醒她危险的迅速接近。

    猛然间她想起促使自己如此大胆的初心,那不是因为林丽华这个女人让她产

    生了攀比的心态吗?那就因为她而开始,再因为她而结束好了,只是大脑因为身

    体的兴奋而逐渐昏沉的她无暇去想,这次之后就可以结束了吗?她可以回到足交

    事件开始之前的那个姜好颜吗?

    「干妈的穴穴紧不紧?操干妈的骚穴爽不爽?」她刻意的诱惑着眼前快要到

    达峰顶的少年,眼见得我因为她这一句淫话而兴奋地双眼睁大,鼻孔张开,脸庞

    通红,显然戳到了他的g点,她心里暗自得意,看来自己无论如何是先林丽华一

    步,这个小色狼,明明对林学姐色心蠢蠢,还装什么?

    「你的大肉棒好大,插死妈妈了,妈妈要死在你手里了,妈妈要泄给你了,

    都给你了,妈妈给你了,」她突然想更疯狂一把,突然全身附到我的身上,嘴巴

    贴在我的耳朵边,呢喃着说出了最大胆的淫话,

    妈妈这个称呼配合着她眼前的动作让我想起十年前的那个骑在别的男人身上

    耸动的身影,心里满是刺激与疯狂的念头,我几乎在心里呼喊起来,

    「妈妈,你看看你儿子已经这么大了,他已经变成一个男人了,你为什么要

    给别的男人,儿子一样可以满足你的,妈妈,奥,我好想回到那个时候,挺着这

    个大肉棒,替冯凡教训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妈妈,做你的野男人,妈妈,你只能爱

    我你只能给我,你怎么能抛弃我?妈妈啊,都是你的错,你的错你就用你犯错的

    那张小嫩穴来偿还吧,妈妈,我都给你,我射给你啊妈妈!妈妈啊,我好想你—

    —」

    童年的那段记忆加上此刻公主的软语呢喃,我此刻狂乱无度的幻想与淫念终

    于使得肉棒再也受不住刺激,酥麻感彻底击溃了顽强抵抗的肉棒,我一把推开身

    上的丰满熟妇,面红耳赤的站起身来,我的粗大肉棒此刻跳动着,朝着天空45

    度的开始射精,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全部射向了空中,少年显然被这次射精爽的全

    身脱力了,无力的坐倒在地上,看着仍然不消停的肉棒又射了几下,就是不知道

    那些淫乱的证据都被射到哪里去了。

    大口喘着粗气的我被惊慌地熟妇推了一把,我也看到了,一股精液居然射到

    了钱晓萌的头发上,这下子惨了,连清理都很难!最后肯定会留下证据的。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她明天肯定会知道,你要做就做到底,」公主怂恿着

    我,

    我没反驳她,可是看钱晓萌眼睛死死地闭着,脸部肌肉一阵抖动,我就知道

    这娘们气得不轻,就是她为什么不发作呢?可能她害怕这样发作自己跟公主反目

    成仇人?

    我颤抖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虽然经过了一次异常酣畅淋漓的射精早已经让

    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但是我的兄弟就算死过一次依然是一条15cm的好

    汉,丝毫不容两个熟妇小觑;

    我扶着肉棒看着钱晓萌紧紧闭着的红唇,那涂着糖果红的唇膏的厚厚嘴唇是

    如此的诱人,一股欲语还休的味道让我想听她张嘴说些什么,我扶着肉棒抵着她

    的嘴巴,看着她的眼睛抖动了一下,身上的肌肉明显一紧,我想知道这个毒舌的

    小嘴巴还能在这个时候毒舌吗?对老子破口大骂吗?

    我扶着肉棒摩擦着女人的嘴唇,虽然眼前的娇小熟妇死死地闭嘴不让我的肉

    棒插进去,但是我的肉棒无论如何都涂了她嘴唇上的鲜艳唇膏,我扶着肉棒就想

    找别的洞钻一钻,

    或者是朝她的华北平原的脸部进军,用肉棒丈量她脸部的面积大小;或者南

    下四川盆地,在她的深邃谷地,在她的秦岭之间的沟壑里打一个痛快的翻身仗,

    打一个第一次奶炮。

    我正准备南下的时候她居然主动的张开了小嘴,我顿时心里面乐开了花,这

    个女人现在不犟嘴了,不毒舌了,相反非常配合非常主动,也许是她喝得晕头转

    向意识不太清醒,分辨不出来口交与乳交的重要性?

    我管不了这么许多,挺着肉棒就插入了眼前熟妇的小嘴里面,她此刻好像十

    分配合,硬是让我的肉棒一路披荆斩棘,穿过如同拦路虎的小舌头,穿过惊慌失

    措的牙齿造成的轻微痛感,终于抵达了她的喉咙处,这次全根没入的口交让我几

    乎爽的呻吟起来,

    但是我不为己甚,只是插了一下就退了出来,看着眼前的钱晓萌有些委顿的

    嘴巴大张着呼吸,眼睛虽然紧闭着但是眼泪都流出来了,估计是被我这一下插得?

    一下就被插哭了?看着她两只小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我就知道这娘们被我这一下

    气得不轻。

    我恶作剧这一下之后心满意足,说我是鸭子,你钱晓萌被我操了小嘴,那你

    是什么?我想她以后再骂我鸭子的时候,想到我今天对她的这次深喉,估计有种

    扇死自己的冲动吧?如此毒舌,想不到嘴巴还是非常紧致的,这波短暂的只有几

    秒钟的口交却让我印象深刻。

    公主冷冷的看了一眼仍然在装睡的钱晓萌一眼,穿上满是我的前列腺液的白

    色高跟鞋,朝着于伊人的房间走去,她还想睡在于总的房间里?

    「不管了,你操了本公主的脚,以后这里的高跟鞋本公主想穿都可以穿,于

    伊人怎么了,她的脚能给你操吗?」

    公主的这番理论让我哑口无言,只能默默地退出来,顺便把那个钱晓萌抱进

    了一楼的次卧里面,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一脸的可怜相,我不由得有些恶意的

    想到,「你不是活该嘛,你跟公主喝醉了就该回家啊,你来我这里做什么?我对

    你做了什么你事后又能怎么样?」

    我走出去之后顺带关上了门,听到了我关门的「砰」的声音钱晓萌顿时掀开

    了毯子坐了起来,神情幽怨的看着门口,咬着嘴唇一副要哭了的表情。

    回到客厅却发现公主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看到于伊人的房间里亮着灯,心

    里顿时急了,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吧,你穿人家的高跟鞋,还要睡人家的床,真把

    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呗?

    我推开门,发现公主正满脸满足的躺在那张圆形的大床上,丝毫没有一丝女

    人形象的睡姿,扭曲的高潮了一样,四肢弯曲摆成了一个奇怪无比的夸张造型。

    「你去楼上睡,这是于总的房间,」我提醒她,

    「我就睡这里了,你小子要是敢强奸我,明天你就等着变成太监吧,」她眼

    都不睁开的挥挥手,好像要撵我走?

    「那明天于伊人来了你跟她解释,」我没有多说话,转身就走。

    姜好颜在我走了之后睁开了眼睛,舔了舔嘴唇上之前被我溅到的一点精液,

    嘟囔道,「想不到这小子这么大胆,老娘便宜快被他站完了,老娘居然被他射到

    了嘴上呜呜,」

    她捂着脸,与其说是羞愧,不如说是害怕为人所知的窃喜。

    她此刻带着深沉的醉意,带着肆意放纵之后的愉悦,带着人妻初次足交的羞

    愧,带着被我射了嘴巴的茫然与失落,混合着一起成为堕落的畅快感让自己几乎

    全身发抖,每个细胞仿佛都在为自己喝彩——

    这种放荡的行为与自己一向自诩高冷知性的公主形象如同天上地下,强烈的

    反差感让姜好颜体会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愉悦感,好像是她第一次冲破了一个

    黄金的囚牢,

    就在那个少年与她相拥着射精的刹那,羞恼的人妻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是如

    此喜欢这种肌肤相亲,如此喜欢这种肆意妄为。如此喜欢赤裸裸的羞辱这个公主

    的人设,羞辱公主的所有骄傲,所有矜持,所有矫情,她感觉自己甚至比那个色

    情的少年还要兴奋——

    因为她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骚穴已经尿了,就在她躺在于伊人床上的时候,

    她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嘴角上的那一滴精液残余,腥臊的气味如同世界上最强大的

    性药,她只是舔了一下那滴罪孽的残留,就不可制止的浑身痉挛起来,猛烈地性

    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如同碧海潮生,如同天风海雨,好想要把自己彻底的吞噬进

    去。

    她感觉自己好像飘荡到了人间的最高处,俯瞰着芸芸众生,此刻有多少男女

    在禁忌的偷情?

    她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那个初潮的年龄,身体开始慢慢的朝着女人过度,乳

    房开始挺耸起来,甚至每个月都要来大姨妈,羞赧与惶惑陪伴着自己度过的那段

    最青葱的女人岁月,那时候欲望才刚开始萌芽,它青涩而浪漫,它叫做谈恋爱,

    叫做喜欢一个人;

    那时候自己的少女躯体是如此的敏感,她站在海边,任由阳光炙热的将穿着

    碎花裙子的稚嫩肉体穿透,她灼热而兴奋,她甚至喜极而泣,她甚至大喊大叫,

    她以为这是这个世界欢迎自己的方式,这是她终于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信号,以一

    个真正的女人的身体。

    而现在,在她即将迈入40岁大关的时候,身体再一次帮助她找回了少年时

    代的春潮萌发的记忆。

    她是如此感动,感动的脸上热泪盈眶;感动的下体喷潮几次,很快将内裤打

    湿,甚至连身下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她四肢痉挛着,小腹不停地颤抖着,脸部表情扭曲而妖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